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导航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隆回 > 隆回概况 > 滩头年画 > 内容阅读

千里走单骑之年画

来源:  时间:2016-02-04 15:02   作者:

 

 年画,承载许多历史文化,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滩头年画也是这样。
    我是滩头人,喝了多少年清冽甘醇的滩头水,看惯了滩头山峡两边摇曳的竹林,但我却将滩头古镇的许多往事埋藏在心底。窃以为,有许多故事是不能用文字记载的,纵是口传,也要选准对象,否则就会招口诛。
    说说滩头年画倒没有什么禁忌,因为这种公开张贴的东东,寄托几百年来普通人群共同的愿景,表现的是普世的价值观,埋藏的是众所周知的历史人物故事。在人们所敬畏的历史人物中,看不出有什么倾轧,与现实社会也不产生冲突。年画其实是人们苍凉的期盼。殊不知,滩头年画平时那冷峻的色彩,在年关到来的时候,却会转化为热烈!那逢凶化吉,遇事呈祥,点石成金,呵护有加的滩头年画就成为一种善的征象啦!
    我对滩头年画独特的情感,不在于年画述说了什么故事述说了多少故事,而在于那些曾经依靠滩头年画谋生的人,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展现他们的命运。

    滩头年画的刻版高手,那些年月其实就潜伏在我的身旁。共产党执政以后,这几个刻版高手或成为共产党员,或变成受管制的坏分子,或参加民间剧团演出成为当地的优伶。他们分别演完自己的节目谢世,我的眼光随着追踪他们的文字,好像看见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发出嘤嘤的声音。
   “共产党员”说,我原来学习刻木版年画,想将这个手艺学好做为养家糊口的唯一手段。共产党来了,推翻了旧政权,我看到了新的商机,有比刻版更刺激更能改变命运的工作在召唤我,我为什么不审时度势去参加革命呢?我毅然地放下木刻刀,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搞运动抓革命促生产。文化大革命终于到来了,滩头年画全都扫进了垃圾堆,制作年画的木版也劈了做柴烧了,这些封建主义的宣传品被一扫而光,我选择的道路多么正确!然而,文化革命结束之后,共产党的文化干部又来恢复滩头年画了。刻制木版年画的人因为传承民间文化的需要又成了宝贝。我从共产党的基层干部位置上退下来之后,无法拒绝年画木版刻制工作的魅力,不由自主地重操旧艺,为作坊提供年画印制所需要的木版。人们对我艺术才能的尊重超过了对我昔日抓革命的仰慕!我离开这个世界时,还有没刻制成功的年画木版,这是多么遗憾的事啊!

    “坏分子”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滩头年画给我戴上杰出民间艺人的髙帽子,我也曾经因为滩头年画而戴上坏分子的帽子。为什么呢,刻版是一门技术活,这技术活能赚钱,有钱这不就变坏了么?嫖女人化掉了我用刻版换来的银子。刀下自有美人来。我刻的木版哪是神像?是刻女人呢!文化大革命我因此而挨批斗,说刻的是封建主义牛鬼蛇神,玩的是资本主义娼门婊子。庆幸的是,我还留了一条命,我这条命与木板年画不一样,木版年画被劈了被烧了还可以复活,我死了是不可以复活的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活下来了,我又来刻版让年画发扬光大流传于世。我的木版刻制手艺后继无人,我不在人世了,我的年画还在人间流传,政府找不出像我这样的年画刻制高手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者,将那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只会印刷的作坊工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真是好笑,也莫奈其何!

   “优伶”说,我是木版年画的刻制者,我在刻制的人物中领悟了许多也就放弃了许多。你们看,木刻刀下的人物都是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人物,他们活在民间,活在我们手艺人的刀下,流传在中国南方,经年不灭,薪火相传,共产党来了,先充许这些历史人物存在,又打杀革命将这些远古人物扔进大火中焚烧,现在又来保护又来传承,我看了想了终于改行了不做这个了,因为做这个刻版的事,必定留下“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唱戏去了,唱完了什么也不留下,人就是一阵风,刮过了就散了,不留下任何东西,免得死后挂牵。
    三个木版年画刻制高手走了,他们留下的木版都在述说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故事。那些作坊的工人将他们的木版混淆在一起,分不清那张年画的木板是谁刻制的,更不知滩头年画的版权人是谁。

                                                   2016.1.21


稿件单位:责任编辑:刘敏华)

上一篇:隆回职业中专师生创新滩头年画(图)

下一篇:湖湘文化顾问马昌忠寄语忠良美年画

热门推荐

推荐栏目
精彩专题
热点聚焦
图片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