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导航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隆回 > 隆回文化 > 内容阅读

家乡的年味

来源:九龙回首公众号  时间:2019-01-31 16:19   作者:

 

人至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大家都感到日子过得真快。往往年初时想着今年该如何如何,可计划一样都还没实现,又近年尾了!于是乎不得不感叹着岁月的匆匆。

人总有怀旧的情感,尤其是这个年龄,这个时日,总会回想起儿提时代的欢乐时光。总感到儿时的一年日子要久得多,老盼着过年,可一年的日子总那么久。在老家时,家乡的年味也浓,现在回想起来,好些趣事还真是回味无穷、、、、、、

                                     (一)
   到了阴历十二月二十边,“十二月十二条路”,大人们都忙得不可开交,我们小孩子可觉得没多少事干,给大人们打打帮手的事也做一些,可大多的时间是小伙伴们自己掌控的,这时大人们也顾不上我们,任由我们疯野着。
   那年月,小孩子们过年的零花钱大人是不会给,主要是没有钱可给,得由我们自己去攒赚,门路还较多。当时的县药材公司都在各村的代销店设有药材收购点,山上的野生药材多,好多药材种类大伙都识得,我们小伙伴们早在十一月份时就开始在山里采挖野生“麦冬”了,“麦冬”在我地亦称“针线吊白米”,在队上分山砍伐柴的山坡上最容易找寻,在柴蔸旁,在岩石下,一丛一丛的,墨绿色的苗丛,在枯黄的季节里甚是煞眼球的。一锄开挖下去,用锄头轻轻一敲,抖落其土,根丛下就显露出一粒一粒的“麦冬”粒来,有时一根根须上还串长着两粒三粒哩,每天收获也不少的。去代销店卖掉所得的钱,任由自己积攒着,做过年的零花钱了,大人们一般也没过问,反正数目也不是很大。

玩具和鞭炮是买不起的,可代销店里有“响炮”买。5分钱一板,每板有一百粒“响炮”,数量多,又划算,是我们小伙伴们的抢手货。响炮是用来砸响的,首先得自制一把“响炮枪”,那时,院子里的小伙伴们都会“制枪”。用一根不长的粗铁丝弯锤成手枪的形状,在接口处套上一个用铁皮锤成的套筒,就大功告成,讲究的还在手柄处系上一束红头毛丝线,甚是漂亮!砸枪时,先将套筒处掰开,将一粒“响炮”粒放入套筒里,再将另一端的铁丝接口小心地套进去,然后将枪往石墩上猛一砸,“砰”的一声响,大伙就乐开了怀。有时也舍得放进两粒“响炮”粒,两响连发,往往一板“响炮”就够玩上好几天的。
  就这样打发着童年的时光,就这样过着孩提时代那羞涩而快活的日子!听着那声声砸响的“炮”声,送走一个一个旧年,度过那艰难而快乐的岁月!

                       (二)

过年,是我们中国人的盛事。辛苦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会在春节里歇息下来,尽情享受着一年来的丰收喜悦,憧憬着来年的希冀!过年了,各种菜肴满桌,在我老家有三样菜是必不可少的:自制的红薯粉丝,意味着长长久久;自家栽种的毛白菜,意即做人要清清白白;自家塘里的草鱼和鲤鱼,意即年年有余。尤其是鱼,“无鱼不成宴席”,大凡设宴,每桌必摆上一碗鱼。

老家属丘陵山区,缺水。所以祖辈们为了蓄水灌溉田地,修筑了不少的山塘,同时兼养着各种鱼类,供自家过年食用。有些山塘,在干旱季节就干枯了,但乡亲们总会留一两口山塘养着过年的鱼的。院子里有一口塘叫“井塘”,因塘圹里边有一井水流出,一般年份是不会干枯的,水域面积虽不是很宽,但塘里的水质好,鱼肥,肉质又好。总要等过年时才会干塘起鱼的。

干塘起鱼的日子,是全村最热闹的日子。头一两天,生产队里就开会商量了,队长银堂爷爷是个老党员,当了几十年的队长,处事公正,又有魄力,很有威望。他派人先把塘溢口处的塘栓挖开放水,等到水放得差不多了,大人们就把事先准备好的罾和网拿来,小孩子们和妇女们都准备好菜筲箕和米筛之类的器具,先是队上派人把草鱼、鲢鱼、鲤鱼等大些的鱼类打捞下来。这时,塘岸上最热闹,人声鼎沸,岸上的人在呐喊着:“鲢鱼、草鱼,鲢鱼、草鱼”!塘里的鱼儿也好像听懂了人语似的,作惊慌状一砰一跳的乱窜,岸上的呐喊声越大,塘里的鱼也跳窜得越欢。随着罾的一起一落,一条条鲜活肥大的鱼被抛上岸来。待捞得差不多了,队长一声令下,可以下塘了,这时就意味着各自捞的鱼可以归自家所有了,大家一齐涌下塘,各显神通,有用罾扳的,有用网罩的,有用米筛捞的,都顾不上天寒地冻,奔着各种大小不一的鱼类,有的手都冻得捉鱼不稳了,也未顾及……

这一天,全村的上空都飘着鱼香!各家把自家从队上分来的鱼和自己捞到的鱼拿到村头的井边清洗,个头大的草鱼和鲤鱼放自家空坪里挂晒着,过年备用,鲢鱼和小鱼类就当天先食用一餐。我们小孩子们就满院子乱钻,去人家屋门前的空坪里去看,去数,看谁家挂晒的鱼最多,分享着主人家的欢乐和幸福。

就院子里聋子爷爷最里手。第二天一清早他就又来到井塘边了,也不怕冷,只见他拿一个鱼篓下塘了,原来经过头一天的折腾,塘泥也沉淀了,塘泥里的泥鳅会露出一个一个的“鱼眼”来,有的还冒着气泡。他娴熟地辨认着,看准后用食指往“鱼眼”里一挑,泥里的泥鳅就被抛出洞来,一般一洞一条,都逃不掉的,而且塘里的泥鳅比平时稻田里和小溪里的要肥大得多,每条都是黄白黄白的肚皮,背上麻绿麻绿的斑点,甚是可爱。看到他的收获如此之多,不怕冻的人也心痒了,也跟着下塘来,但收获总不及他的多。
   

现在,每每想起这些过年的趣事,总还历历在目,总忘不了小时候在家乡那些快乐的时光……

 (三)

 “蚂蝗盼扦田,小孩盼过年”,过年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日!在儿时的记忆里,春节几天里最过瘾的莫过于三十夜呷砧板肉和初一早的串户拜年了。

“三十夜里的砧板一一没空”,小时候在老家,还没有通电,平时的夜里整个村庄都黑灯瞎火的。可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各家各户都灯火通明,桌上点两盏亮亮的有灯罩的煤油灯,神龛上扦着点燃的蜡烛和神灯,四方桌下的地灶里煤火烧得通红,灶中的煤块吐露着绿白绿白的火苗子,柴火灶里烧着平时舍不得烧的大块料木柴。这三十夜里,全村人一般都没有串门走户的,可能是沿于旧时“守岁”的习俗吧。一家人都围坐在煤火灶旁,欢歌笑语地瞎侃,小孩子们也都懂事得很,尽可能忌讳着凶杀、鬼怪、不吉利的言语和故事,搜肠刮肚地寻着幽默、诙谐、祥瑞的语言和故事来,时不时地也交谈着一年来的得与失,成功和失落,畅想着来年的打算。

有人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其实应是“世上只有妈妈累”。大伙都在桌上说笑着,唯独母亲一人在柴火灶旁忙过不停,她把事先准备好的后腿猪肉大块大块地剁好,再加上猪脚、猪血丸子、煎炸好的豆腐块,一大锅子用柴火炖着。柴灶边上的小灶里同时用砂罐煨了糯米甜酒,甜酒里加配了大块的甘蔗红糖和糍粑。母亲时不时地掀开锅盖用筷子往块肉上凿扦,探知炖熟的火候和程度。我们小孩子边说笑边闻着肉香,眼睛时不时往柴灶的方向瞟着,盼着母亲说“要得了!”的话语。

“要得了!”“呷砧板肉了!”听着母亲的喊声,全家人都兴奋起来了,母亲把一大盆子的砧板肉端上了四方桌子的正中间,父亲给每人舀了一碗甜酒,给每人发一根筷子,父亲自己也倒好了一碗自家酿烤的红薯烧酒。每人用筷子往盆子里的砧板肉上一扦就中,火候正好的肉块,肥肉油中发亮,瘦肉红透起丝。在那年月,一年里全家人只三十夜里才会有大块吃肉的口福!吃完一坨肉后,嘴里比较油腻了,就再用筷子扦一块猪血丸子或一大块煎炸豆腐,解解油分,换换口味,或再舀一碗甜酒。就这样,全家人边吃边笑,分享着一年的丰收喜悦……

睡不了几个时辰,母亲又来床边喊我们起床呷团圆饭了,初一早上的团圆饭在我地要赶在天未亮之前呷的,估计父母亲也没睡多久,尤其是母亲操久更多,等我们孩子们一起床,桌上的菜已摆上热气腾腾的一大桌了,等母亲供奉了祖先,全家人就开餐了。大人边给孩子们夹菜,边说着新年的祝福语,因孩子的情况不一,新年的祝福语也不尽相同,反正当时小,也不懂,只一味地应允着、回谢着。吃完饭后,母亲马上忙着收拾碗筷,准备人家来拜年的茶水、礼品,孩子们则时不时地开下门去看天亮了没有,盼着天亮,天一大亮就可出去串户喊拜年了。

天一大亮,父亲就带着我们去给同宗同脉的几户长辈家拜年,虽然也是拜“喊年”,没带什么礼品,但这是要按辈份大小进行的,很讲究,马虎不得的,母亲一人就在家守着,要准备招待来客。这一程序走完后,孩子们就可自由地去院子里串户拜年了,小伙伴们约队都是年前就约好的,总是最要好的几个,年前就约好先各自到对方家里喊拜年,然后结队去院子里串户拜年。

这新年的第一天,每个人一见面,都笑脸相迎,祝福语相答,整个村子里充满着和谐、喜庆!长辈们起先都在自家屋里守着,给孩子们分发礼品,孩子们都三五结队满院子乱窜,虽然收到的礼物是些干红薯丝、干生姜片、扣子饼干、南瓜子之类,但大伙都兴奋着。

现在想想,过年了,看着《春晚》,玩着抢红包的游戏,发着祝福的短信,倒还没有儿时的年味浓哩!科技是发达了,社会是进步了,可人是要越走才越近的,亲戚是要常走才亲的,不是么?好些传统文化,还是得一代一代传承下去才好!

 


稿件单位:责任编辑:刘敏华)

上一篇:乘上高铁回隆回

下一篇:祖孙三代年滋味

热门推荐

推荐栏目
精彩专题
热点聚焦
图片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