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导航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隆回 > 隆回概况 > 隆回人物 > 内容阅读

书法家曾玉衡的传奇人生

来源:  时间:2018-12-12 11:13   作者:

 

曾玉衡,字石甫,号叔坚,著名书法家、楹联家、社会活动家,1910年11月生于新化县永固团(1951年划归隆回县高平)。曾先生的一生跌宕起伏,他既亲历过旧世界的风云变幻,也饱尝过新社会的悲欢离合,有些事情甚至富有传奇色彩。

 窝山飞出金凤凰

曾玉衡先生的老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山窝窝,将它命名为窝山可谓得其真。曾玉衡出生的那一年,大清帝国已是风雨飘摇,但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学而优则仕”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曾出身书香门第,自幼聪颖,六岁入蒙,由于祖父曾传毅是晚清宿儒,擅长楷书,特为他书写了一本《论语》,刷上桐油晒干供他熟读、背诵。

受祖辈和伯父的熏陶,耳濡目染,先生从小爱上了书法和古文,少年时期,随伯父曾晓岑就读于长沙明德中学,更是刻苦攻读,广涉博览。中学毕业后,曾玉衡研习法律,毕业于达材法政学校,后进旧中央训练团党政班二十一期、军法训练班第一期深造。曾任国民政府湖南民政厅科员,陆军第七十八师政治部科员,政治部第十九军补充兵训练处中校、主任、军法官,陕西宝鸡警备司令部军法处长,九十军军法处长兼陕西韩城战时检查处处长,国防部军法局检察官,可称得上年少得志。

 男儿报国成何计   

“七七事变”之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难当前,国共合作,共抵外侮。当抗日战争进入到相持阶段后,国民党经常挑起摩擦,甚至挑起内战。1940年冬起,曾玉衡先生任陕西宝鸡警备司令部军法处长,经过多年的观察、了解,他对共产党、八路军有了好感和同情。他认为国共两党应精诚团结,共同对敌,不应手足相残。在多次处理“奸党分子”案件时,利用手中特权和军法系统的人际关系,故作糊涂,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能了就了的策略,保护了一些抗日力量。

1941年11月,他到陕西韩城担任封锁延安边区的90军军法处长兼韩城战时检查处处长。曾玉衡先生不愿与人民为敌,在他主持的这个战时检查处,裁撤了谍报队,排斥了特务骨干杨荣萱,停止执行邮电检查,停止过往旅客的政治审查,从而使这一交通要道在他管辖的三年内得以畅通无阻,没有发生恶性事件。

1946年元月,蒋介石密令胡宗南驻洛阳孟津的90军53师158团夜渡黄河,偷袭八路军,因偷袭受阻,折回孟津抓走40多名地方干部,作为“奸党分子”交90军法办。军长密令曾玉衡的军法处将其处决。曾玉衡借口“刑法总则105条无明文规定者不为罪的条款及《惩治奸党分子条例》是内部文件,不是公认的法律条文,不能作为处决的法律依据”,拒绝执行军令,并以辞职相要挟拒不收审,从而保住了那些地方干部的性命。

1946年7月,90军奉命由洛阳出发向豫西截击李先念、王震率领的北向延安的部队,曾玉衡不愿上前线打内战,请求留守洛阳。

1947年90军转战山西,进犯延安,曾玉衡又借故离开部队回到长沙,在青山祠建石园一座,作为安居之所,且赋诗云:

小小蜗居也费工,经营半载始成功。

庭栽丹桂秋深发,室吐芝兰二月中。

帘幕每穿双燕子,头门斜对妙高峰。

安如磐石园名石,长愿儿孙作主翁。

曾玉衡长时间不归部队,军长大发雷霆,以敌前逃亡罪逼他就范,曾无计可施,只得接受当局的命令。1948年4月,曾玉衡前往南京就任国防部军法局检察官。1949年1月,国民政府由南京迁往广州,5月由广州再迁重庆。鉴于曾的地位与能力,当局动员他去台湾。曾玉衡认为国民党已到穷途末路,既不愿去台湾,也不愿去重庆,毅然以安置家眷为名,持军用证回到长沙,终于在1949年参加了湖南和平起义,投入人民的怀抱。

伤心春江流不尽

1951年,湖南省委统战部保送曾玉衡进华北大学政治研究院第三期学习,先生有幸与毛主席同窗挚友周世钊分配在一个班,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思想觉悟不断提高。按照政策,对起义人员应当受到保护,但在当年结业时,仍以历史反革命罪、包庇反革命罪被判刑劳改5年。曾玉衡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残酷的现实,当时万念俱灰,一头撞到墙上,幸有管理人员劝阻教育,情绪才有所好转。刑满后,1958年4月下放吉林农村插队落户,1959年转送黑龙江兴凯湖劳改农场就业。在兴凯湖农场期间,曾玉衡苦思冥想,最后决定直接向毛主席上书,并附上一首短句:

相见难,泪偷弹,伤心不及南尽雁。雁去雁来有定时,双宿双飞影不单。悲寡鹄,叹孤鸾,悠悠岁月别离长。安得下情邀上达,仰沾雨露赐还乡。

如何才能将信件送到毛主席手中呢?曾玉衡想到了好友周世钊,他写信托周世钊代为转交。周世钊利用在北京开会的机会将曾的信函转呈毛主席。毛主席批转公安部门将曾玉衡的问题由敌我矛盾改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1965年元月,曾玉衡从兴凯湖农场请长假回长沙与妻子李震权复婚,时值“四清”运动,曾怕再次牵连妻儿子女而不敢复婚,只得单独落户。

牢狱之灾过后,先生衣食无着,以卖字糊口,浪迹云、贵间,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自己在长沙青山祠精心筑建的石园被刘海兰占用,不得已,只得流落街头。后在长沙市黄兴路修伞补鞋,还风趣地在木板上写了一副对联:“天晴快补伞,落雨好出门。”这一招居然灵验,结果引来了许多好心和好奇的顾客,虽然工作艰苦一点,但毕竟有微薄的收入和人身自由。生意少时,曾玉衡便在一块木板上练习书法。由于自幼喜爱书法,后来从政从戎亦常笔墨相伴,挥毫不辍。少壮工夫老始成,久而久之,先生居然练出门道,后来被美籍华人、著名学者钱歌川教授赏识,并在华人报刊上作了介绍。有些好心人猜测,这个补伞修鞋的怪老头,可能不是等闲之辈。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各地都在落实政策,平反冤案错案,但曾玉衡先生的案件迟迟得不到改正。1979年11月底,先生赴京上访,并直接上书主持平反工作的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胡耀邦同志,并附诗二首:

谁知今又客京华,往事依稀感慨赊。

冠盖如云今胜昔,人情似水浪淘沙。

半生功过凭谁诉,一片丹心枉自夸。

老夫不信唯心论,底事荣枯者样差。

车站存身也应该,此身原为诉冤来。

台阶当榻凉如水,报纸遮身暖入怀。

午夜梦回思特赦,愁肠百转盼天开。

半斤四两凭公决,一念之间判乐哀。

梨花着雨晚来晴

时来运转,苦尽甘来,曾玉衡的案情引起了胡耀邦同志的注意,并亲自作了过问,其案件批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审,于1980年1月17日判决:“对曾玉衡历史问题即已参加湖南和平起义,应既往不咎。至于包庇反革命问题,在1951年以前,对赴港澳尚无明文规定,故不构成犯罪,原判不当,应予纠正。”曾的历史问题在一个半月内即得到彻底平反。

二十八年如一梦,曾玉衡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复出后担任湖南省政府参事室参事,青石祠的石园亦仍归其所有,家人得以团聚。曾玉衡喜极,书七律一首:

壮年离去老年回,合浦珠还不再哀。

破镜重圆欢照影,亡家复建笑颜开。

儿孙绕膝天伦乐,雨露同沾国士怀。

皓首丹心忠耿耿,誓输余热报涓埃。

曾玉衡晚年活动频繁,只争朝夕,担任湖南海外联谊会理事。先生精诗词楹联,尤以书法闻名,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楹联学会顾问、湖南省诗词学会骨干。1989年的南岳诗会上,先生与故友重逢,共道契阔,摄影留念,先生题照云:

聚也匆匆,别也匆匆,无限乡情,尽在不言中。挥手各西东。搔白首,问苍穹,乡关何日喜相逢。杨梅色正红。呈合影,慰离衷,精神面貌劲犹松。亮节树高风,情操雪样同。

书能脱俗方称妙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玉衡先生迎来了生命的第二个春天。他以超常毅力专攻王羲之、怀素、孙过庭、于右任四大名家书法,每日临池,苦练不辍,因而字有王之清朗俊逸,素之遒劲纵横,孙之流畅隽永,于之古朴苍劲,既有古韵逸格,又体现其疏密、腾挪、激烈、挥洒自如的个性。曾先生的代表作“将进酒”已原样制作悬挂在湖南宾馆专门接待中外贵宾的太白厅正中,前来赴宴的中外贵宾看了曾先生的书法赞不绝口。《长沙晚报》的报刊题字亦出自先生之手,是从数百件公开征集的佳作中选出来的,难怪大家都说“长沙晚报”几个字百看不厌。

曾玉衡的书法作品在注重形式的同时,更重视内容的选择与创作,他从大量的史料中拟就新鲜并极富哲理和教育意义的名文、名诗、警句,还常自撰诗文联语,书以成作。尤其是嵌名联,极具情操和人生感悟之力,书味无穷,含意隽永。

如应友人嘱托为原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嵌联云:“昂首青天上,笑道白云低。”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胡锦涛主席嵌联云:“蜀锦千重艳,波涛万丈豪。”书赠原中国书协副主席,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的一副嵌名联云:“金无赤足,人无完人,启老例外;古有名言,今有博学,功在其中。”九十年代,著名书法家王遐举先生应邀来长沙授艺,曾先生当场送他一副嵌联:“遐龄尊上寿,举足重千钧。”此联浑然天成,王见后一面连称愧不敢当,一面又连声道谢,表示赞许,后又亲笔致谢,相互交换作品。先生的嵌名联往往是信手拈来,恰到好处,故海内外文人雅士、商贾政要等常以获其赠联而为荣。

曾玉衡的作品直接、间接流传于欧、美、日、东南亚及港台地区,多次参加国际、全国大展,展品收入多种专集,刻留碑林,并为各大博物馆收藏,得到启功、赵朴初、王遐举、史树青及佟韦先生等名人名家的高度评价。先生虽功成名就,海内外扬名,仍然虚怀若谷,不以名家自居,而是更加勤奋,再攀高峰,并刻三枚闲章自勉,一曰:奏流水以何惭;二曰:活到老,学到苦;三曰:求精。

杜鹃声声寄丹心

曾玉衡担任湖南省政府参事、湖南海外联谊会理事,常常利用自身的优势宣传祖国和平统一,独具一格。1987年,曾玉衡为台湾蒋纬国先生书寄“龙”、“寿”榜书及“纬国经天手,国富民强心”嵌字联。蒋先生回信道,蒙惠赠墨宝,笔力雄浑苍劲,有如风舞龙飞,实乃传世珍宝。    

1992年5月,曾玉衡先生赴香港出席全球汉诗诗友联盟第三届年会时,受到曾氏世界宗亲总会理事长、香港九龙分会会长曾纪华先生的热情接待,求为其好友名流林洋港先生书大寿字一幅。先生当场献艺,下笔烟飞云动,落纸鸾回凤惊,满座赞叹,“OK'’声不断。旋即另撰嵌字联云:

往事总难忘,每忆太平洋中,血雨腥风心尚悸;

前车宜可鉴,须知珍珠港内,狂轰滥炸痛犹深。

联语中将林先生名字中的洋、港二字恰如其分、意味深长地嵌入,观者称赞不已。

1993年曾玉衡应邀访台,受到陈立夫、蒋纬国、莫萱元等先生的热情接待。1994年春节,曾先生特书赠大红福字,并分别题句,作为和平统一的宣传工具。赠陈立夫先生的福字题句云:

福如东海绕蓬莱,上有仙翁寿域开。

两岸青山相对出,金瓯一统庆千杯。

1997年12月,第六届全球汉诗研讨会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十多个国家的150多名代表参加。先生以87岁高龄出席了盛会,被大会尊为国宝级诗、书两大家,受到特殊礼遇。他在会上发表的独特见解受到一致好评,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和馈赠书品,他在书赠大会的诗中深情写到:

溯本追源义莫忘,百年积弱泪盈眶。

斑斑奇耻重重恨,耿耿丹心寸寸伤。

今日诗人齐吐气,全球赤子尽眉扬。

金瓯一片千秋业,共颂中华胜汉唐。

2007年5月18日至20日,曾玉衡先生百岁书法作品展在省书画院隆重举行,熊清泉、刘夫生、文选德等名流政要亦至场助兴,观众对先生的作品交口称赞。“耄耋豪情重抖数,长挥彩笔过期颐”,这是先生的夙愿,可岁月不饶人,6月4日下午2点45分,先生与世长辞,终年98岁。   

 

 


稿件单位:责任编辑:刘敏华)

上一篇:“最美护士”----邹曼平

下一篇:低调无声的光芒——致刘海秋

热门推荐

推荐栏目
精彩专题
热点聚焦
图片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