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导航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隆回 > 名优特色 > 土特产品 > 内容阅读

话清欢道真味--从小到大最爱吃的米糖

来源:宝庆府公众号  时间:2018-02-13 09:59   作者:

 

微信图片_20180213103530

 腊月二十四,小年一过,市场总是铺天盖地的热闹。年味浓烈得化不开了,仿佛所有人都在街上似的。我混在人群中,去朝阳市场门口买了很多年以来最爱吃的“米糖”。

卖米糖的大哥已经认识我了。因了我经常去,成了他的常客。

我自小便喜欢吃这种又黏又香的东西,吃进去觉得心里踏实、温暖。老板先给我吃了一块,我站在一旁替他吆喝着,我弟媳笑我孩子气。

我倒是宁愿这样孩子气。

卖米糖的大哥笑着问:“来一斤吗?”我说:“是,老规矩。”我喜欢吃他家做的米糖,每次一斤,吃完再去买。他动作纯熟的很快给我敲了一袋,临了还送几小块给我路上吃。他坐在摊位前看着我笑,朴素、憨厚的笑容极是灿烂,是生意人中难得的古朴天真之姿。

有顾客来摊前买米糖。她说来两斤“麦芽糖”吧,你家的麦芽糖好吃。有生意上门,大哥很开心。两斤算一单大生意了。很多顾客通常只买几块钱。

“麦芽糖”这三个字真美,听起来像为恋爱中的女孩取的小名。可我不知道,我一直把它叫成“米糖”呢。也因了不知道,突然觉得是意外的收获,是日常中的巧遇美。

 那一刻石破天惊,原来我从小到大最爱吃的米糖叫麦芽糖。我听很多人说起过麦芽糖,也去超市寻过,但从未得偿所愿,我曾以为离我甚远,我曾想,到底是怎样的美食才配得上这三个字呢?一刹那我有些不能自持——那很多日子解我馋的怎么可能是麦芽糖?众里寻麦芽糖千百度,原来麦芽糖就在我经常都去的市井中,被我的舌尖、我的胃、我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品尝过。

仿佛旧人重逢,又惊又喜。

“麦芽糖。”

发音时,太甜腻,带着恋人之间的缠绵与爱恋。

等我知了它的本目后,再去看那些糖块时,竟有一种轰轰烈烈的地久天长。

我给好友发微信,告诉他,我寻了N久的麦芽糖,原来就是我常吃的米糖。异国他乡的他给我回了一条信息,一个伸手摸头的表情和三个字:“糊涂虫。”想必他在回信息时,也是与我一样欣喜的心情?

吃麦芽糖?我不。那三个字带有让人心动的灵气,我舍不得。还是唤它另一个名字——米糖。让它仍然保持最初的朴素、粗糙、土气、地气。

也因了那份地气,我幼时为了它,曾闹出一场大笑话。

那些年,上个街真是难。走街串巷的挑客便与大家行了个大方便。在那一个个挑着箩的身影里,我最喜卖米糖的陈伯伯。

远远看到他挑着箩、扁担在他单薄的肩上晃悠着进了村。我就快速跑回家去掀开我家的米柜子。

母亲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女人。她见我装了一大袋米舍不得,便笑着说:“妈妈给你做糍粑吃?”我最不喜用糙米做的糍粑了。我说:“不吃。”死皮赖脸的缠着她。母亲被缠得没办法,转身拿一碗白米去为我换米糖。那碗米少得可怜,换来的米糖几口就吃完了。我总是意犹未尽,吃完米糖后将十个手指头挨个舔了一遍又遍,一点甜味都舍不得放过。

 卖糖的陈伯伯总是笑着说:“丫头,给我做女儿吧,待在我家天天有米糖吃。”他说的次数多了,我当真啦。

终于有一天,我犯了事,被母亲狠狠地打了一顿。小小的人儿睹了一口气。见到买糖的陈伯伯还没有出村,抱着一个小板凳就去了村口等候。

陈伯伯来了。我抱着小板凳,意志坚定地跟在他身后走。他的脚步快时,我就跑,他的脚步慢时,我就迈着小脚丫走。他问我:“丫头,你去哪?”“走路。”我回他。他说:“跟我回家吧,给我做女儿。”我点头,笑得开心极了。直到他拦了一台熟人的拖拉机后,将竹箩和扁担放上车厢,看到我也使劲地将手上的小板凳往车上扔时,他惊讶地问我:“丫头,你去哪?”我笑着说:“跟你回家。”那是怎样的天真啊?孩子的世界真是简单。

 卖米糖的陈伯伯没有坐拖拉机回去。一只手拎着小板凳,一只手抱着我,朝着我家的方向走。他那一路的笑声呀,一直荡进了我的生命里。从那以后,再也不会轻易去相信别人脱口而出的话。这个习惯延续到至今,用另一句话来慨叹:“诺不轻信,顾人不负我。”恰如其分。

那是我五岁的经历,孩子气十足。

喜欢“麦芽糖”三个字,像恋爱中的女孩受尽宠溺。但我对土气的”米糖”两个字,仍然一往情深。有时也会想起幼年时的那段经历。但感觉很好。慈悲喜舍间,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自有一片天真。我忆的,恰是那份无穷无尽的天真。

 


稿件单位:责任编辑:刘敏华)

上一篇:山界回族乡架枧村甘蔗糖

下一篇:罗友清的木桶厂和电商产品

热门推荐

推荐栏目
精彩专题
热点聚焦
图片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