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导航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隆回 > 隆回文化 > 内容阅读

食堂里的钵仔饭

来源:邵阳市六都寨灌区管理局  时间:2017年07月31日   作者:

 

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创造了许多人间奇迹,也出现过不少人间奇葩,食堂里的钵仔饭就是其中一例。钵仔饭虽然只存续30多年,但参与的人员却有5亿之多,常常使人回味无穷,或让人唏嘘不已。

“工人老大哥,吃饭用钵钵”,这是孩时传唱的歌谣。歌谣中包含有两个信息,一是工人们盛饭用的器皿是钵子,二是那个时代的工矿企业、机关学校,乃至农村都建有食堂。食堂大多采用甑子蒸饭,蒸饭的器皿就是钵子,或是大锅煮饭,分饭时也用钵子来盛。那时的所谓钵子,其实均为“瓦货”钵,初期的钵子为黝黑色,非常粗糙,后期的钵子有些改进,感观呈深黄色,再后来也有陶瓷的钵子,质地相对细腻了不少。钵子的容积有大有小,机关学校的钵子容量,一般为二两、三两的,鲜有四两的,而工矿企业一般为三两、四两的,甚至半斤的,鲜有二两的,这与职业定额供应的粮食有关。

  农村钵仔饭

自1958年开始,中国农村普遍成立了人民公社,全国人民一个劲头朝着共产主义的目标阔步迈进,旋后就是以队为单位办起了公共食堂,其口号是“吃饭不要钱,努力搞生产”。据有关资料介绍,毛泽东当时计划试点三个月,看看公共食堂的效果如何,后来被刘少奇、邓小平等冠以新鲜事物,乃至遍地开花,一时席卷全国。社员均集体行动,下工后统一开餐。队办食堂一般设在集中的自然村落,在堂屋里磊大灶,大灶里烧柴火,大灶上放置大铁锅。取下门板当案几。然后就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用竹甑、木甑蒸,甑子分若干层,依次将钵子放置甑里,钵子里放入定额的米,利用铁锅蒸汽煮饭。一种是先煮大锅饭,饭熟后根据定量的多少用秤称好放入钵子里。农村全部实行两餐制,社员自嘲为“四天八餐”。一边进行着集体劳作,一边享受着食堂的钵仔饭,热热闹闹过了近一年。

可是好景不长,上年大家抽去搞工业,炼钢铁了,粮食没有及时收回,翌年又遭受了自然灾害,粮食减产,口粮显然就青黄不接了,开始进入了“过苦日子”的时代,钵仔饭随之严重缩水,区区二三两米饭何以抵住强体力劳动的折磨,何以填饱饥饿的肚子?有人便发明了双蒸饭,即初次饭熟时,分量显然不多,便在熟饭里再加些水,第二次蒸发饭粒膨胀,体积增大,成了满满一钵子。久而久之,肚子仍然空空如也,不得不上山找些野菜来充饥,以致出现了“三两米,用甑蒸,肚子饿了刨树根,小孩吃了黄哼哼,妇女吃了断了经,农民吃了鼓干劲,干部吃了拉猪粪”,从中还可以看出,当时农民对队“干部”的意见不少,因为他们掌握粮食,且将大多数亲属安排在食堂,虽然没条件吃香喝辣,但“天旱三年,饿不到火头军”,填饱肚子还是没问题。其他社员就没有这般福气了,外出要请假,违命要扣饭,忍饥挨饿过日子,乃至发生饿死人的事件。那年  月,因食堂钵子饭无法填饱肚子,我祖父为了求生存,也发明了用盐水汤来充饥的土方法,当时可能吃得鼓鼓的,实际是一种慢性伤害,不多久就遍体浮肿,直到腿肚子肿得有小水桶那么粗,庸医看了无奈,用银针放水,末几就离世了。中共中央鉴于全国的实际,在1961年上半年宣布解散农村公共食堂,农村的钵仔饭就此消失了。文革结束后,有人对此进行了批判,但集体化的生活对惩罚不爱集体劳动、相对公平公正、减轻家务活动还是注入了一些正能量。

  单位钵仔饭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国家对干部、工人的口粮实行定量供给。机关干部和教师、医务人员一般每月27斤,乡镇干部每月32斤,工矿企业分工种定额粮食,一般在32斤以上,那些从事体力的煤矿工人等,定额在45斤之多。机关、学校、工矿企业等单位,大多建有食堂,司务人员统一到粮站购买大米回来,再由炊事员整成钵仔饭。县直机关一般实行三餐制,乡镇采取二餐制。虽然没有农村那么轰轰烈烈,但持续时间长,并经历过过苦日子、改革前和改革后三个阶段。

在过苦日子的时代,机关干部的粮食指标缩减至24斤,我跟随父母渡过了那个艰难的岁月。母亲回忆说,因为大家吃不饱,干部也变成了“饿老虫”,一次外婆来县城看看我这个大外甥,特意带来4个鸡巴子,父亲刻意放在床底下,期为牙牙学语的我补充一点营养,不料被几个狗鼻子叔叔闻觉了,继而一抢而光,如果不是饿得不行了,他们绝对不会在孩子口里夺食的。接近七十年代,我记事了不少,多时到父亲供职的县委、县革委食堂蹭饭吃。这时的食堂,采用锅炉蒸汽煮饭,闻着饭香,不由得垂涎欲滴。六人一桌,一色的钵子饭,用的是公筷,舀汤用调羹,每人掏出一张饭票放在桌子上,待炊事员来收。生活水平开始改善,桌子上有了二菜一汤,每餐都还有点肉沫。虽然有条凳,有些还是习惯于站着吃,或靠近大门蹲着吃。吃完晚饭后,居住在县委大院的叔叔们,一般围着食堂对面的那蓬大竹林,看林中的莺歌燕舞。住在革委大院的干部,大多在防空洞旁边讲白话。当时感觉食堂饭菜美滋滋的,可惜在九十年代机关食堂给取消了。我上中学时,学校有寄宿生,他们自带大米和钵子,有些同学米饭吃不饱,上甑时有人悄悄通融炊事员,在钵子上放个红薯什么的。后来被更多的同学所知晓,每到上甑时分,便出现鱼贯的队伍去加餐。

我工作的第一站是工厂,吃的就是典型的食堂里的钵仔饭。几口大灶上,一排的方型木甑子,叠着有近一个人高,甑子宽有1.2米,每层0.2米,灶口烧着煤。一班小青工,自备筷子,捧着钵仔饭,就着一菜一汤,吃得风卷残云,有时心血来潮,煽动伙伴敞开肚皮吃他三四钵,害得炊事员莫奈何。每到星期六打牙祭,一小钵肉香四溢,需要多出一角五分钱。改革翌年我上大学了,其实还是吃的食堂钵仔饭,每月34斤米,在司务处兑换成饭票,只是盛饭的钵子换成了自带的洋瓷碗、筷子变成了金属叉子或调羹而已,从窗口排队领饭菜。这时的菜肴渐渐丰富起来,一排排地摆在案几上,有时真还眼花缭乱,真还不知如何取舍,有段时期为了节约,还与同学商议,每餐合购五分钱的汤。校园生活几年了,就是没明白“辣椒炒肉”和“肉炒辣椒”的真区别。

八十年代以后,随着工业材料的改进,工矿企业、学校食堂大多采用电力蒸饭,甑子已被铝合金饭盆所取代。铝合金饭盆分成多个小格子,蒸饭盛饭便不再使用钵子了,不是自带的精致碗筷,就是食堂的一次性碗筷,或金属托盘,钵仔饭就此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菜肴花样翻新,一般食堂每餐配有多个菜,有荤有素,讲究营养搭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钵仔饭了。然而,不知是对过去生活的怀念,还是对自身营养的需要,进入新时期,大街小巷的宾馆饭铺又复现了钵子饭。虽然是钵子,但钵子质地考究,饭香菜美,与当年食堂时期的钵子饭,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稿件单位:责任编辑:刘敏华)

上一篇:旺溪瀑布情

下一篇:隆回微诗刋:立秋诗词集锦

热门推荐

推荐栏目
精彩专题
热点聚焦
图片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