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导航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隆回 > 隆回文化 > 内容阅读

崇木凼行

来源:金石桥镇  时间:2017-03-28 10:03   作者:

 

在莽莽的崇木凼,隐逸着一个故意避开红尘的村落。

  那里的房屋像祖母一样老,古老的结构,灰黑的瓦,古老的木头,雕花的吊脚,堆积着许多岁月的浮尘,即使新刷了油漆,依旧弥漫着历史的气息— — — 恬淡的、伤感的、惊恐的……一层一层的沉淀下来,一点一滴地渗入木头的骨髓,这屋,便渐渐显出民族的气质:风雨厚重而不失秋叶之静美。

   木屋里,腊肉丰富得令人意想不到,累累垂垂的挂满灶房里的房梁,勾起许多物欲的虫子和镶着花边的记忆。竹篮、锄头、斗笠、蓑衣等家常物品,懒散地堆放在房屋的左右,显现着田园文化里不可缺席的意象。屋檐下坐着像文物一样老的老人,穿着她们的民族服装,安祥地看着碧绿的菜畦,身后几十年的过往,便沉淀于这静默的安祥里,仿佛再也没有她们看不透的事情,仿佛再也没有什么风雨能使他们惊慌。

   在金银花的极盛时节,“黄金白银”般深浅浓淡地在坡地上流淌、蔓延,整个崇木凼处处花香流动。文人向来愿意在花木上寄托自己:林和靖以梅为妻,周敦颐“独爱莲之出污泥而不染”,陶潜“采菊东篱下”。但是,鲜有人愿意为金银花付一世真情。所幸,即使诗文中不着一墨,它依然美得令人惶惑和失语,并且千古流芳。即使文人墨客不发一言,它依然风骨柔韧。

金银花是崇木凼人的情绪,在高山深锁的寂廖中自顾自地欢喜着、灿烂着,全神贯注地体验着自己的生命过程,而不理会世界如何品头论足。金银花是崇木凼人的生活支撑,花尖上盛放着他们的房子和面包。

   与金银花的阴柔相匹配的,是古树林的阳刚,“古木参天”这个词,在这里竟会是活生生的真实。大清光绪年间,已经在此立着禁林的石碑了。所以你可以想象得到这片林子看过多少炎凉世事和爱恨情仇。水青冈,栎树,锥栗,最年轻的也在这里站立了一百多年。水青冈的树根伸出无数根手指抓着大地最表层的肌肤,于是林间的地上像结了铁线银钩似的蜘蛛网。每一棵树都曾叱咤风云,每一棵树都风雨沧桑却又风流妩媚。只有粗糙的鱼鳞般的树皮,隐隐闪烁着那些被打磨的岁月,但你却看不透它。

无论生活,无论风景,都注定与水有关。泉水从巨大的石头缝里,从地底下汩汩地冒出来,或者悄无声息地渗透出来,渐渐汇聚成泉水叮咚,汇成绿水悠悠的崇木凼。在道家文化里,上善若水,水是一种善良。在乐府中,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水是一种情感。在这高山之巅,水是性灵的抒发,是崇木凼女子的性格,是生活的必需品和装饰品。如果说山让生活丰富,水则让生活清亮。

   阳光普照下的崇木凼,给人一种静女出尘的感觉。天空是干净的,太阳是干净的,泥土、庄稼、空气,都有一种只可意会的洁净。倘若遇上月朗星稀,所见之处都如积水空明,梦境与实境合二为一,仿佛天上人间。无论明月,或者繁星,无论金银花或者古树,以至花瑶人家,是崇木凼对于文人的一种牵引。写在纸上,它就是一个文化符号;放在史书里,它就是一种文化现象;放到人身上,是一个文化群体。

 


稿件单位:责任编辑:刘敏华)

上一篇:张家界之旅

下一篇:修行

热门推荐

推荐栏目
精彩专题
热点聚焦
图片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