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导航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隆回 > 名优特色 > 土特产品 > 内容阅读

“哨子”碱水面

来源:其它  时间:2016年10月28日   作者:

 

小时候在老家,虽然物质比较贫乏,但吃的物事还是有很多种的。白米饭是最爱吃的主食,只要有放了辣椒炒的菜相伴,即是最好的一餐。不过,除了主食之外,还有几样吃物,是一辈子都不能忘了的---- “哨子”碱水面

其实,最开始对面条是没有好印象的!

记得小时要交“粮谷”,我们那儿地少人多,种两季水稻,交了“粮谷”后,很多家庭还在插早稻时,米缸就空空如洗了。没有吃的,乡人们总是得想方设法种点别的添补。不知从哪年开始,反正是我还很小的时候,我们那就开始大量的种小麦。除了原来的旱地,所有的水田都种上了冬小麦。收来的麦子可以当水稻交“粮谷”。

较之种水稻,我觉得种麦子更累。在我们那儿,水稻是在田里脱了粒,才挑回家,虽然沉,但数量终归有限。麦子则是连秸带籽一起担了回家,再在家慢慢地拍打脱粒的。如此一来,一亩地,割下的麦子堆在一起,竟成小山般,很是惊人。麦子虽黄熟,水份还很足,小小的一捆,就足以压垮我们那时还很稚嫩的肩膀。

麦子交“粮谷”最大的坏处就是人民政府要附带返还一些面条。那几年,每到农历4、5月,麦收后的时节,因吃面条、就成了最难捱的时光。煮面条时放点剁辣椒,初吃几餐还好吃,时间长了就难以下咽了。而且,我妈最喜欢拿面条当菜,面条拌米饭,真的难吃。那时候看到面条简直就像看到一个深恶痛绝的仇人般。

如此的对面条深恶厌之,想不到,我也会有对面条的印象改观的一天。

那是一个星期天,难得上街的我硬是要跟妈妈上街,妈妈耐不住我的哭闹和纠缠,只好答应带我去了。妈妈照例是背了些地里产出的新鲜瓜果,送给在县城里的姨妈们。母女俩在街上东看西逛,买了些种子和针头线脑的东西,到大姨家已经是下午两点。大姨他们是城里人,兴吃中饭,12点多就吃过了,不像我们乡里的晌午饭,要下午2、3点左右才吃。大姨看到我们,很高兴,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然后,又问我们吃了饭没有。一说到吃饭,我马上就开始咽口水,上午9点出门,走了10来里的路到县城,还逛了那么久,能不饿吗?正在我想说,还没吃的时候,妈妈瞪了下我,想出口的话,马上就和口水一起吞了下去。只见妈妈笑眯眯地说:吃了,刚才我们吃过了。呜,可恶!妈妈太狠心了!我在心里,发出了饿狼一样的哀号。

还是我亲爱的大姨好!只听她说:吃了也要吃点!我就懒得做了,要对面的师傅下两碗面条算了。我抬头一看,只见对面有一间小铺,上书:伊斯兰饺面店。吃面条!最怕吃面条,又不好意思和大姨说吃点别的。唉,肚子饿了,有面条吃总好过没得吃!或许街上的面条比家里的好吃。

这是一家很小的店,走进去,觉得里面光线有点昏暗。我和妈妈坐在一张小方桌旁,等着有人给我们送面条上来。各种调料的气味混在一起,闻一下,觉得小店内的香味还真诱人,我的肚子有如揣着只青蛙般“咕咕”的叫了起来。

等了好久,面条终于上来了。是用白色的大瓷碗装着,汤是油红的,葱是碧绿的,浅黄的面条上面铺盖着一层大片牛肉和黑色的木耳,光是这颜色,已经让我食欲大开。用筷子搅一下,五香和香油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啊!这味真好闻,味道想来更不错!食指大动、胃口大开……总之,这碗面,我吃得酣畅淋漓、满头大汗。喝完最后一滴汤,我心满意足地拍拍圆滚滚的肚子说:好饱啊!想不到街上的面条这么好吃!大姨早被我恶痨般的吃相逗得哈哈大笑,然后又嗔怪地对妈妈说:自家姐妹还这么做客,下次不能这样了,把孩子饿坏可不好。

从此,对面条大大的改观:碱水面也是面,为什么它就这么好吃呢?不过,回家后,家还是那个家,面条还是那个面条,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好吃的面条,只停留在县城的饭店里。

想不到我和面条的缘分还真是不浅!几年后的一个暑假,正在等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没什么事做,很无聊。便在心里叨咕:要是到哪打个暑假工就好了。和在县城的六姨妈说了下,几天后竟然真的有消息:她的一个朋友在县府大门口开了家饭店,要个人做小工,帮忙洗碗、洗菜、上菜、端茶什么的。我一听,可高兴了,马上就答应要去。傍晚的时分,那个老板就开着大货车来我们村把我接了去。

当天晚上就开始上班。还好,我人不呆笨,在家又是做惯了的,一去,就能完成老板娘和大师傅交待的工作。没几天,不用安排,就能把店内大大小小的杂事做得井井有条了起来。可能是这样吧,老板娘还有店内掌勺的大师傅,都对我格外的好。我比较喜欢问,什么不懂的,都要问到懂。记得那大师傅姓黄,人真好。什么牛肉的切法、猪肉的切法、蒜苗的切法……只要我肯问,他都通通地肯教。我也许真的是天性好吃,在吃的方面,可以说是一教就通,黄师傅看了,也就更乐意教了。

县府门口,我们那家店仰仗着这么好的地利,生意红火得很!每天都有好多桌炒菜的。但,店内卖得最多的还是牛肉粉面和排骨炸豆腐粉、面。记得那时,每天清晨老板娘就要出去采购,回来时摩托便带了大袋的牛腩肉、排骨和油炸豆腐。这些东西一到店,师傅就要忙着清洗,然后做成浇面的“哨子”。我做熟了后,也喜欢去给他帮忙打下手。

我现在还能大概记得“牛肉哨子”和“排骨豆腐哨子”的做法:

“牛肉哨子”要选用牛腹位,也就是俗说的“牛腩”。先洗干净,控干血水,放入大高压锅内,再放上八角、桂皮之类的香料,然后放料酒之料的调味料,最后放上适量的水,盖上锅盖,放在大煤炉上,煮上30来分钟,待到满室飘着浓郁的香味时,就把锅端下来,晾凉,再取出来切成薄片备用。另外,还有木耳也要洗净晾水备用。然后,洗净大铁锅,放油,放入剁辣椒和姜葱蒜,爆香,倒入适量水和煮牛肉的原汤,煮开,再放入切好的牛肉片和木耳,煮到牛肉微散,木耳变软,调味,一锅又香又美味的牛肉哨子就这样完成了。(此“牛肉哨子”一定要记住,煮牛肉的原汤一定不能倒,牛肉的好吃就全看它了。)

“排骨豆腐哨子”的做法,基本雷同,反正也是要先把排骨和豆腐煮熟至烂,再炒制、调味。此两哨子汤色油亮,香气浓郁,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流出口水来。

记得那时,老板娘经常和店内的师傅说:乡里人爱吃面,街上的爱吃粉。也确实,走进那家店的,但凡是看上去土气、兼老实的人,大都是点面条。我开始还有点虚荣,连着几次下了米粉给自己。但始终觉得不好吃,几次后,还是给自己下那种淡黄的碱水面条,管他什么乡巴佬、街上的,姐爱吃就好了。

在那家店没做多久。那年的9月,我和人去广东打工,从此作别这家店和这家店的面条,开始了自己的另一种人生。不过,那牛肉哨子、排骨哨子面条的味道,却是让我每逢肚饿就要深切思念的美味。碱水面,也成了隆回县城的一个另类符号,刻在我心深处,永难忘怀。

现在,在隆回街上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面条了!一碗面端上来:哨子好少,大片牛肉也成了小牛肉碎,汤是清的,没有半点牛肉的味道,木耳倒是比以前的多了很多。这样的面条,让人越吃越意兴阑珊。可我,还不死心,虽然每次都是败兴而归,但下一次,还是要乘兴又去的。

其实,我也知道,面条的味道固然和现在选料的不地道、偷工减料有关,但,心境变了,再也是无法品出当年那个味了!还是让当年的哨子面,留在心中,做最美好的回忆吧!

 

 


稿件单位:责任编辑:刘敏华)

上一篇:花瑶草药师追踪:天麻

下一篇:左家潭村传统手工红薯粉(图)

热门推荐

推荐栏目
精彩专题
热点聚焦
图片动态